超級兵王 > 第6899章 大秦之地

              第6899章 大秦之地

              所屬目錄:第二十三卷      作者 : 步千帆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完美,只要度過肉身與神魂的磨合期,葉謙在這個世界就基本不會有什么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察覺到葉謙醒了,老頭轉過頭看著葉謙,薄而猩紅的嘴唇裂開,露出一嘴黃牙,似乎是自言自語道:“是餓醒的吧!一睡就是七八個時辰,娃娃不錯,省了老夫多少事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老頭從火堆下端起一碗褐色汁水,來到葉謙面前,把葉謙抱在懷里,哄道:“娃娃,這可是老夫師門獨傳的秘方,雖然苦了點,但對以后修煉可是大有好處。來,喝點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藥水送到嘴邊,濃烈刺鼻的藥草味道讓葉謙頗為難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還好,至少這邪魔老頭應該暫時沒對自己有什么壞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是九品煉丹大師,這藥湯明顯是用來強化身體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邪魔帶著一個嬰兒行走在荒郊野外,無論怎么看,葉謙都覺著他這具肉身麻煩纏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讓葉謙驚奇的是,這個邪魔,居然沒有強行把藥水灌進他的嘴里,反而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將藥水拿開一點,邪魔老頭對他道:“你這娃娃,真是不錯。不哭不鬧的娃娃老夫見過,但能喝下去這么苦的藥,還不鬧騰的,你是獨一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微微嘆了口氣,鬼屠萬山鳴望著漫天星辰,神情苦澀而帶著些許歡快,沙啞這聲音喃喃自語道:“老夫堂堂血魔骨血,居然要奶孩子,真特么世事難料。想二十年前,老夫家那個娃娃鬧騰多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陣瑣碎言語,葉謙算是勉強知道一些鬼屠萬山鳴的生平,老年人確實話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鬼屠萬山鳴一生其實有過兩個兒子的,但都夭折了,第一個是病死的,第二個,死于江湖仇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葉謙估么著,鬼屠萬山鳴看到自己這具嬰兒肉身,想到自家夭折的孩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臉上露出一抹甜蜜,鬼屠萬山鳴依然說著:“那個小祖宗非常能鬧,白天哭,晚上哭,餓了哭,飽了還哭。粥熱了不吃,粥涼了也不吃,喂溫柔點不吃,喂強硬點就能直接拿小爪子抓人臉,還哭的三里外都能讓人聽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聲音越來越小,鬼屠萬山鳴卻是再也說不下去了。無言地對著星空,所有的一切化成一聲嘆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搖搖頭,慘笑了笑,鬼屠萬山鳴將藥碗在火堆旁,左手在火上烤了一會,直到確定手已經是溫熱的才收回。臉上露出一絲慎重,鬼屠萬山鳴將左手伸進襁褓,貼在葉謙的小腹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葉謙只覺一股溫熱的真氣從小腹傳到他被藥水弄得頗為難受的胃,在葉謙的神魂感應中,這個鬼屠萬山鳴所修煉的邪功明明是陰寒類內功,中者無不凍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能夠將這種極陰真氣以溫熱真氣傳入人體,就表明,鬼屠萬山鳴已經達到陰陽轉化,生生不息的先天極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先天極境,這已經是人間武修能達到的極限。整個大秦,朝野都算上,處在先天極境的,絕對不會超過一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百,聽起來不少,但分散到皇家,軍隊,各大家族以及江湖,對于以億萬百姓記的大秦來說,實在是太稀少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葉謙思考著,身體里鬼屠萬山鳴的真氣裹挾著胃里藥水,開始小心翼翼藥養他的脆弱的筋脈。然而葉謙吞下的藥水實在太少,不過幾個呼吸,藥水就已經耗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鬼屠萬山鳴無奈只能收回真氣,將火上的烤兔翻了翻,又重新把藥水送到葉謙的小嘴前,一張老臉笑成朵風干的野菊,哄道:“來,再喝點,再喝點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在胃里已經不再如剛才般難受,加上葉謙知道這種藥水服用的時間越早,量越多,對于未來修行好處就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葉謙并不拒絕,張開嘴又抿了口,直到胃部重新變得難受時才停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這樣,葉謙抿幾口藥水,鬼屠萬山鳴就用真氣一點點藥養葉謙的筋脈。當一碗藥水全部下肚后,鬼屠萬山鳴也將葉謙的所有經脈藥養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藥養完,鬼屠萬山鳴還可惜地嘆道:“可惜,要是藥材夠,完全可以把你這娃娃的骨頭皮肉都藥養一邊。若是正派的真氣,到了老夫的境界,也能給娃娃藥養肉體。可惜老夫的血極邪功卻是純破壞真氣,無半分藥養功效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拍拍葉謙小臉,鬼屠萬山鳴道:“等等吧,也就幾天功夫,就是老夫一個老友隱居的地方,到了那,咱就直接住下,用他的藥養方子,好好地給把基礎給大牢靠嘍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完,鬼屠萬山鳴將火上早已烤好,卻一直顧不上是吃的烤兔那些,咬了口,皺著眉自語道:“二十年沒走江湖,這基本的手藝也荒廢了啊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皺著眉將烤兔囫圇吞下,鬼屠萬山鳴伸伸腰,掂量了下手里的兔骨,嘴角泛起一抹冷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出來……”一聲低喝,鬼屠萬山鳴手指微彈,兔骨電般射進遠處某個草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鐺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清響乍起,更有一道黑影持著刀型兵刃從草叢中爆退而出,徑直向遠方倉惶逃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來了還想走么……”鬼屠萬山鳴低聲自語道,一枚猩紅色的血鉆在指前出現,顧學手指微微向那道黑影指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夾雜著尖銳刺耳的音爆聲,血鉆瞬間跨過上百丈距離,射進黑影的右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爆……”鬼屠萬山鳴眼中閃過一絲血光,淡淡吐出一個字。隨著鬼屠萬山鳴的字音吐出,黑影整個右腿轟然炸開,灑落一地血肉沫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血神子?顧學你果然沒死……”那人痛苦地驚叫一聲,一道蛇形煙花隨之從那人身邊射入空中,于高處綻出一個白色狴犴模樣的燦爛光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那人手掌狠狠地往胸口拍了一掌,一口心血旋即從嘴中噴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失去一條腿的情況下,那人的速度居然詭異地暴漲數倍,轉眼就消失在鬼屠萬山鳴的視線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鬼屠萬山鳴微愕地看著那道消失的身影,苦笑著搖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抬頭望著天上那道將要消失的狴犴煙花,鬼屠萬山鳴眉頭蹙起,微微嘆息一聲,嘴中喃喃道:“等了老夫二十年,聰明不少,不再執著自己親自動手,知道利用罪獄對付老夫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葉謙則是怔怔地看著鬼屠萬山鳴,剛才他的神魂沒感應錯的話,那枚憑空出現的血鉆,居然沾染了殺戮法則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葉謙感覺自己要瘋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特么鬼屠萬山鳴用的可是內力,換葉謙老家的說法,若這個世界以內力為主,那就是低武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用周天世界等級劃分,就是三等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就是這么一個世界,一個武者,居然隨手的招式,就帶有法則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瘋狂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葉謙突然明白廖俊的意思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鬼屠萬山鳴,在葉謙的神魂感應中,不過只有五十多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算他二十年前就達到這個程度,也就短短三十年就找到屬于自己的大道法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放在外面,簡直不要太特么駭人聽聞啊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只是修煉內力,這方世界的修煉者都能領悟法則,那他作為一個窺道境八重老祖級強者,魂穿到這方世界,克服肉身與神魂不契合的限制后,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領悟到自己的大道法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趟來對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葉謙眼中閃過無與倫比的興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廖俊沒有坑他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跟隨在鬼屠萬山鳴身邊,通過這個老人家的碎碎念,葉謙也大約明白了這方世界的大致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個王權非常集中的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統治整個世界的王朝,名為仙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仙秦大陸以武入道,最高者是能夠破碎虛空,被成為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之前與鬼屠萬山鳴交手的那個人,是仙秦王朝刑部之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狴犴象征大秦刑部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白色狴犴是大秦刑部罪獄的標志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枚煙花的作用他自然一清二楚——它是罪獄中人尋求支援的最后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鬼屠萬山鳴的對頭,就在刑部任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年前,鬼屠萬山鳴曾一夜間將某個有二千余百姓的村莊屠殺的雞犬不留。而恰恰,那個村莊是朝廷承認的大門派劍閣的閣主唯一弟子出生的地方,他的全部親人都生活在村莊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滅族之仇,滅的還是劍閣當代閣主唯一弟子的族,葉謙能想象到鬼屠萬山鳴面臨多么慘烈的追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最終,鬼屠萬山鳴被一個貴人所救,托庇在他的門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年,當年那位閣主弟子繼承劍閣,成為當代劍閣閣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鬼屠萬山鳴悠哉游哉地過了二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年,鬼屠萬山鳴的修為境界已經確實很少有人能比肩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論臨機決斷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按鬼屠萬山鳴自己的說法,過了二十年舒適生活的顧學,已經不是當年江湖上那個心狠手辣,寧殺錯不放過的血魔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次, 葉謙有了迫切的危機感,感覺會被鬼屠萬山鳴坑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葉謙這邊擔憂著,那便鬼屠萬山鳴則抱著葉謙,一邊全力趕路,一邊碎碎念,偶爾有停下來,也是在吃飯,還特難吃的那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在葉謙的神魂與肉身并不契合,每天有一半的時間都是在沉睡中度過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是這方天地法則的原因,葉謙強大的神魂并不能加速神魂與肉身的默契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能通過時間來緩緩融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沉睡的話,甚至比清醒的時候還快一點……

              超級兵王》作者是步千帆,如果你喜歡超級兵王,請收藏本站www.3365050.com以便下次閱讀。

              本站新增加兵王小說排行榜欄目,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兵王類小說等經典作品,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。兵王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。

              下一篇   第6900章 認牌不認人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篇   第6898章 悟道之路
              新書推薦
              幸运28预测网站